港媒 一个新加坡人看中国“打虎”

旺彩登陆 www.apamil.com 香港大公网5日刊发题为“一个新加坡人看中国‘打虎’”的文章,作者:杨培根,新加坡资深评论员。全文摘编如下:

中纪委从11月2日到11日,9天打下5“虎”,创下中国共产党的十八大以来“打虎”的最快速度。从经济犯罪史来看,动作之快速和官员权位之高和多量,相信也是一个打击贪污犯罪的世界纪录。尽管也有“国际友人”在暗笑中国“老虎”打之不尽,更多的“识货者”,尤其是国家首脑,绝对会对中国领导人竖起大拇指赞好。地球村哪里没有贪污腐败?有几个国家敢像中国这样大无畏地把一只只具有后台的“老虎”抓进笼子?紧随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艾宝俊和北京市委副书记吕锡文的被打,全国31个省区市都有省部级官员被查,可以平息捕风捉影的臆测。同时,反腐风暴也刮向民航、通信、银行、保险以及证券交易所以及相关管理机构,致使多名高管落网,证实中央惩贪治腐铁定的决心。

反腐杂音频惑众

反腐力度不断加大,老虎被打、苍蝇被拍的数目随之增加,不但国内民众称快,也赢得国际舆论的肯定。但是,自反贪腐开打以来,时不时也会迸出一些不协调的杂音。根据理解,我们可以把杂音归纳为以下几类:

一、反腐为了权斗:把中央反腐定性为习大大借机铲除异己的权力斗争。二、反腐耽误政事:批评反腐过度,好些政绩彪炳的地方领导的下台,致使其他有本事的干部怕犯错误就不敢干事或不想干事,造成生产力的停滞和倒退。三、反腐损害经济:本来红红火火的高档消费从会所、餐饮、奢侈品、送礼、房产到出国考察和旅游,因为害怕涉嫌腐败都大为缩减,造成生意难做,经济萧条等等。四、反腐挑选对象:反腐败运动带有“身份识别”的特徵,有人指出太子党与红二代都被排除在反腐对象之外;也有人认为因为有政治交易,有些“老老虎”是不会打的。

这些言论真真假假、似是而非,以其无法求证,一般人很难厘清。它们得以衍生蔓延,除了背后推手的处心积虑,还与欠缺透明有关。但是,只要理智地分析,即便人在远离中国政治环境的新加坡,还是能够客观地就事论事,看出反腐杂音的不科学和不客观性,不值一驳。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和国际的贪腐现象相比,中国的“特色”尤多。其中最主要的可以概括为以下两点:

习近平深得民心

一、国际上的贪腐分子是个人作案,至多是一伙人的串联,甚少牵扯家人或族人。但是,中国的贪官污吏是集团贪腐,有不同利益组合相互捆绑、也有血缘、地缘、政缘(政治渊源)的关系抱团,更有本来敌对却因谋取共同利益而结盟。因此,在外国,只要证据充足,再大的官如总统总理都可以依法惩办,在中国就没那简单。二、在中国,在各种关系网的?;は?,贪赃枉法者的惩治就会从法律层面上升到政治层面,演变为你死我活的殊死权斗。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的体制注定反贪腐就是一场政治运动,这是海外看“打虎”必须了解的中国国情。特别是新加坡人习惯了政府对贪腐零容忍,更要在认识上做好准备,才会看懂为什么中国反贪腐的“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老虎、苍蝇一起打,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一开始为什么没有立刻将贪腐分子绳之以法等等。

西方国家的贪腐,不论个人还是团伙的经济犯罪,对于国计民生充其量是片面和短暂影响。但是,在中国,集团性贪腐像八爪鱼的触角无远弗届,以盘根错节的势力或占据、或主导、或渗透主要的政府部门、产业建设、经济资源以及社会民生。贪腐“灾区”面之广,“灾情”之祸国殃民,令人憷目惊心。我们也可以得出另一个结论:中国的官场势力催生跨领域、多部门、大面积的成片性贪腐,这就必须非常讲究在哪里打和打哪只老虎,实施拿捏精准的打虎艺术。这又是一个海外看打虎的国情理解。否则,就看不懂中纪委“与时俱进”的变奏和变招,王岐山所谓的“有立场、有目标、有重点”的含义。

中国幅员之大及其变化之快,使她成为一本永远翻不完的书?。ㄗⅲ喝肥凳?ldquo;翻书”都来不及,甭说“读书”。)但是,国家发展的大趋势还是很显着,基本上是“逆流而上,好上加好”。对于中国的反贪腐,许多人也都是保持乐观看法:再大的负隅顽抗和反扑都要被反贪腐的主流淹没;否则,国家就要面对亿万老百姓的不答应!

习近平主席“深刻总结了古今中外的历史教训”,要“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提到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来认识”,说明他的睿智和魄力。远在新加坡,人们能够感受他的真诚,也相信他一定成功。

贪腐是人类社会的癌症!

中国的贪腐之癌不但自古以来年代深远,而且已经痼疾难治危及国运。如果习近平能够手起癌祛,泽被神州亿万百姓,也为天下的反贪腐治理树立丰碑、为世界精神文明的清理做出大贡献,绝对有资格获颁诺贝尔和平奖。果真如此,奥巴马一定很懊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