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展阅读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星岛环球网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0755-23820394 E-mail: hm@www.apamil.com),并提供稿件“纠错”信息。

外媒 中国资金给澳农业添动力

旺彩登陆 www.apamil.com 参考消息网4月3日发表题为“中国资金给澳农业添动力 外媒:每分钟可杀两头牛”的文章,全文如下:

外媒称,在位于悉尼以北一天车程处的闷热腹地,中国投资给宾达里牛肉制品公司的屠宰场带来的好处是明显的。除非你是一头安格斯肉牛。

据彭博社网站3月30日报道,宾达里公司说,借由向一家中国肉类加工企业出售股份所获得的资金,该公司可以让每天的屠宰量增加一倍至2400只。这相当于昼夜不停地每分钟屠宰近两只。首席财务官詹姆斯·罗杰说,五年以后,宾达里公司的一半牛肉或许都会销往中国,这要归功于新伙伴的销售网络。

报道称,尽管回报丰厚,但澳大利亚农民和食品生产商正在国内面临针对中国投资的?;ぶ饕宸吹樾?。新法规加大了吸引海外投资的难度,而且负责审查投资的政府委员会现在有了一个曾经当过情报部门负责人的成员。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说,就连俄罗斯也为外国人对当地食品业进行投资创造了更大的便利。

悉尼科技大学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詹姆斯·劳伦斯森说:“政府的路线是我们对外资敞开大门。但趋势或许是朝着相反方向的。”

澳大利亚农业企业面临的机遇是很明显的。它们为约6000万人——相当于澳大利亚人口(2400万)的两倍多,生产了足够的粮食。预计中国的粮食需求将在2050年翻番。

然而,澳大利亚需要引进外资来使自身全面受益。根据政府本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一家普通澳大利亚农场的资本收益率仅为1.4%。这使本地投资者望而却步,并使外国投资愈发不可或缺。

根据杰克逊港合伙咨询公司的顾问2012年发布的一份报告,由于国内资金短缺,仅仅是为了赶上全球出口增长的步伐,澳大利亚农商联合企业都必须在2050年前再吸引3600亿澳元(合2740亿美元)的资金。

范信德是在悉尼办公的一位毕马威公司合伙人,他负责该公司的亚洲业务集团。他说:“我们不能指望澳大利亚食品生产商仅靠前往中国或亚洲就能成功。它们需要一个伙伴。”

报道称,去年10月,总部位于新南威尔士州北部的因弗雷尔的宾达里公司同意以1.4亿澳元的价格把45%的股权出售给山东得利斯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宾达里公司首席财务官罗杰说,一旦这一协议在未来数月得到推进,这家澳大利亚牛肉生产商就计划购买新型冷冻技术和剔骨机器,以及能够检测出牛肉馅中脂肪含量的成像设备。

由于澳大利亚境内资本的匮乏,海洋农场集团正在海外寻求1.5亿澳元的资金,以在澳大利亚北部开设一家养虾场。该公司执行董事克里斯·米切尔说,斥资15亿澳元打造的“海龙项目”在全面开展后,将年产10万吨黑虎虾,大多数将用于出口。他说:“如果没有外资,推进(这个项目)的可能性要低得多。”

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核委员会去年加强了对涉及中国买家的农业协议的审查。现在,购买价值在1500万澳元及以上的农业土地,以及对农商联合业务进行5500万澳元及以上的投资,都将需要政府的审批。此前的政府审查起点是2.52亿澳元。

并非所有人都受到同样的对待。比如,澳大利亚允许美国投资者对农业用地或农商联合企业进行10.9亿澳元的投资,高于这一额度才需要经过审批。

报道称,去年11月,国库部长斯科特·莫里森阻止把澳大利亚最具标志性的养牛企业——基德曼公司,出售给一个外国买家,因为该公司最大的牧场之一与一处武器试验场交界。这家公司目前已经重新回到市场待售,上述牧场已经拆分出去。作为两家中国投标公司之一的上海鹏欣集团正建议与一家澳大利亚投资公司合作,以稀释该集团设法从基德曼公司购得的任何股份。

这或许会帮该集团增大中标几率,并避免像上个月出售给一家中国企业的澳大利亚最大乳企那样激起强烈反响。这家乳企此前的老板已经是外国人了。

在莫里森批评将范迪门土地公司出售给月亮湖投资公司后,澳大利亚节目收听率最高的电台主持人之一艾伦·琼斯在直播时说:“中国人能买下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吗?”琼斯称这项交易是“可耻的”。

报道称,在抗议进行的同时,其他国家则在大量吸纳中国的资金。彭博公司收集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2015年共进行了1200亿美元的海外投资和并购,与前一年相比增加了58%。中国对印度和马来西亚等新兴国家的投资也在激增。

根据经合组织2014年发布的一个指数,澳大利亚对外国直接投资制定的规则比其他发展中经济体制定的规则严格一倍。参议院一个委员会上个月说,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监管机构或许必须得到加强,该委员会同时也强调了如下担忧,即对农业协议加强审查可能会使海外买家望而却步。

毕马威公司和悉尼大学去年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4年,澳大利亚农商联合企业吸引到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仅占中国对外投资总额的1%。

曾担任联合国农业政策顾问的阿德莱德大学荣退教授彼得·兰格里奇说,澳大利亚必须把对外国投资的反对搁置起来,因为要是不这样,澳大利亚的农场生产率就会下降,补贴就会增加。

他说,有关外国人所有的农场将把产品运回国、澳大利亚人却会挨饿的担忧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如果那种场景出现,政府只需将农场收归国有。

在宾达里公司的罗杰看来,该公司即将到来的中国伙伴将提供把牛肉产品加入中国现有的猪肉经销网络的机会。罗杰说:“这些家伙拥有完整的供应链。有了中国伙伴以后,我们可以大大提高销售速度。”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星岛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阅读